249分钟,8千米路程,从海拔1800米到2700米,我们从热带雨林爬升到温带针叶林。中午1点37分,豪情万丈的新华社乞力马扎罗冲顶小组一行三人在导游汤姆斯的率领下,开始了我们预想不到的旅程。
  燃烧的激情开始遭遇热带雨林的潮湿空气。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向雨林深处延伸,小路上的石头却开始折磨我们的脚:没有登山经验的我们穿着薄底的便鞋,我们多么希望自己是能够赤脚走在玻璃上的瑜珈修炼者–但遗憾的是,我们脚显然不同意这种感觉,它在疼痛中呻吟,并愤怒起来。在阴冷潮湿的雨林中,我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矛盾:身上热得汗流浃背,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臂却被冻得冰凉。这真是奇妙的感觉,仿佛身体还在留恋着雪山下那炙热的赤道阳光,而手臂却已经开始努力体会触摸乞力马扎罗的雪的感觉。
  尽管早上我们尽量减少了携带的装备,但每个人还是背上了将近10公斤的设备,另外加上两公升水。沉重的设备依靠强烈的地心引力努力的折磨我企图登顶的愿望,在4个多小时的旅程中,我多次感觉那12公斤重的背包“企图”用背包带来勒死我–那曾是我视之为伙伴的设备,现在,我却不得不与之搏斗。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雨林中的蚂蚁居然也加入到这场搏斗中来:它们似乎对我的大腿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争先恐后地从裤腿爬进来,妄图从我的大腿上咬下一块肉来,抗在肩上,快乐地回家向自己的家属夸耀—-这简直令我痛苦不堪。
  大约4点40分,我们终于走出了不见天日的热带雨林。然而转变竟是如此的突然,仿佛在一个悠长曲折的山洞中,一拐弯,就到了洞口:温带针叶林开始出现在我们眼前。小路开始被松树和柏树包围。然而这些松柏与我们在国内所熟悉的那些参天的大树相比,实在显得寒酸:大部分都只有碗口粗细,而且身体严重扭曲,显现出明显的发育不良的症状。树林间也居然出现了蕨类植物,在我的家乡昆明,这是一种美味。但现在,我已经无法欣赏这些,我甚至连树上垂下的美丽的松萝都无心欣赏:我脑中只有一个问题:这是我们旅程中最轻松的一段,而我们都累成了这样,明天那11·7公里的路程和1000米海拔的跨越将会置我们于何地?
  5点45分,一排绿色屋顶的小房子出现在眼前,麦当娜(MANDARA)宿营地终于达到了。当我喘着粗气,瘫软在草地上的时候,不远处,几个黑人脚夫正伴着音乐,快乐地在草地上打滚:你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不同。但昨天的孤独感也在此时消失:我们曾以为自己将是今天唯一的登山者,但在宿营地,我们惊奇地发现,9个来自欧洲和太阳娱乐app_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澳大利亚的青年已经在喝咖啡,明天,我们将一起出发。无论如何,我肯定会早早地睡去,最艰难的旅程还没有开始,而我希望,我们能够挺下去。

  素有“非洲屋脊”之称的乞力马扎罗山一直是很多登山者梦想攀登的地方,它的高海拔,高难度曾让很多经验丰富的健全人望而却步,而在多位搬运工和队友的帮助下,下肢瘫痪的美国残疾运动员Chris
Waddell历时6天多时间靠双手的力量登顶海拔5963米的乞力马扎罗。

乞力马扎罗山是非洲顶峰,海拔5895m,The Seven
Summits之一,也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山峰。它被称为非洲屋脊,是非洲最负盛名的景观,来到非洲不可不去的地方。乞力马扎罗山是一座休眠火山,由Kibo主峰,Mawenzi峰和Shira峰组成。Kibo峰的火山喷气孔仍在释放气体,另两座山峰已不再有火山活动。一系列山峰挡住了印度洋的季风,充足的水源和气温结合,使乞力马扎罗山从低到高形成了迥异的植被分布,从热带雨林到温带森林、高山草甸、高山寒漠到冰川,攀登者可以领略到一年四季所有的景观。乞力马扎罗的登顶率为30%-40%,无法攻顶多数是因为高原反应。攀登高山与休闲登山完全不同,不仅需要一套好的装备,而且必须向登山公司雇高山向导和挑夫,无法DIY。山上既无旅馆也无商店,更没电力,只有Ranger‘s
Station。比SAFARI更惨烈,厨房和餐厅都是没有的,做饭和用餐都要架设cooking
camp和dining
camp。在山上7天吃住的一切,所有食物,帐篷地垫睡袋,锅碗瓢盆煤气灶,桌椅板凳全都由挑夫背上山去;只有水是从山上的溪流中取的。我们一行共13人,support
team就有近50人,有40位挑夫,向导和厨师各5位。如果是单人攀登,support
team一般为7人。攀登乞力马扎罗山有7条路线,
Marangu和Machame路线最有名。Marangu是最流行的路线,登山最易,沿途都有小木屋住宿,可以买到可口可乐,又称可口可乐路线。这也是初级登山者和老年人常选的路线。但此路线上升速度较快,缺乏适应,登顶率低。Machame路线又称威士忌路线(但一滴威士忌都没有!),较为陡峭,但景色极佳,是户外者的最爱。我们就选用了Machame路线,预计7天登顶。Machame路线,途经Shira
Plateau,Lava
Tower,Barranco岩壁,Karanga山谷,能看到壮观的Meru火山和Mawenzi峰。

太阳娱乐app_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1
Chris Waddell用双手登上“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

太阳娱乐app_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2

  Chris
Waddell,43岁,1988年当时还在上大学的他一次意外的滑雪事故造成他腰背严重受伤,下肢瘫痪致残,当人们都以为Waddel从此要告别赛场之时,生性坚强的他却在一年后开始练习单板滑雪,并于90年代初成为美国残疾人滑雪队一员,先后参加了四届残奥会,赢得了12枚奖牌。2009年,不断挑战自己的Chris萌发了要靠自己双手登上全世界最高独立山峰-乞力马扎罗的想法。

Day 1 Machame Gate -> Machame Hut海拔:1800m ->3000m;距离: 11km,
7 小时;地貌:热带雨林,亚热带阔叶林,温带森林从Moshi到Machame
Gate大约上升1km,坐车约两小时。在Machame
Gate完成注册并缴纳公园管理费用,每日$110,包含了救援费。在这里见到了另一个中国人,之后再也没见过亚洲面孔。在户外和旅行上,西方人确实更胜一筹。在Machame
Gate拍照留念。

太阳娱乐app_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3
7名队友和60名搬运工为他提供帮助和携带木板铺设攀登路径

Machame Route。

  2009年9月24日,Waddel坐在定制的轮椅上依靠他的胸部和手臂的力量开始了乞力马扎罗攀登之旅。与他同行的还有7名队友和60名搬运工,他们为他提供帮助和携带木板铺设攀登路径。

太阳娱乐app_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4

太阳娱乐app_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5
Chris Waddell的成功离不开队友的帮助

在警示牌上的猴子。身体不适切勿强行攀登。

  在3962米长攀登过程中,他们经历了5个气候带:热带雨林带,温带森林带,高山草甸带,再至高山寒漠带,到了5200米以上则为积雪冰川带。

太阳娱乐app_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