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西宁6月4日电  记者朱建军 
    50年前,希拉里和丹增登顶珠穆朗玛峰,首开人类用双足丈量世界最高峰的先河;50年后,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家、登山爱好者云集珠峰脚下,再次用信念和精神燃起攀登的火炬,以此来纪念人类登顶珠峰的壮举,这其中不乏中国业余登山队员的身影。 
    2003年5月21日,中国登山史上增加了新的篇章。这一天,中国业余登山队A组队员陈俊池、梁群登上海拔8848·13米的地球之巅,创下中国业余登山运动的新纪录;此后B组队员王石、刘健又传佳音。可以说,4名业余队员登顶珠峰是中国献给此次纪念活动的最珍贵礼物。    
    然而,走下珠峰,激情同海拔逐渐下降,思考随白云悠悠升起,我们不能不盘点一下已载入史册的胜利与缺憾。 
    毫无疑问,此次攀登珠峰活动是对中国业余登山运动水平的一次检验。从高度上说,地球上再没有比珠峰更高的山;从水平上来看,国内业余登山圈很难有比这几名队员更拔尖的人物。但在他们成功登顶后,国内一位很有名的登山专家说,这只是高度上的胜利,中国业余登山整体技术水平与欧美相比差距还很大,尤其是攀登技术型山峰。 
    他说,成功登顶的这几名队员,近几年一直活跃在国内登山运动之中,但同时每一次攀登都离不开教练的指导,甚至是高山协作人员的直接协助。他们独立攀登能力和水平倒底几何,这值得我们思考。 
    对中国登山协会和国家登山队来说,几名业余队员登顶珠峰无疑是中国高山探险的又一里程碑。但如何指导、推动、普及登山运动,仍是中国登山工作者面临的新课题。早在2000年玉珠峰山难后,中国登山协会就意识到引导、指导业余登山活动,责无旁贷。于是,西藏、青海、四川、新疆等举办登山大会,培训登山爱好者,向他们传授技艺的同时灌输安全理念。这不仅让业余登山者兴奋不已,也让专业队看到一线生机。 
    在欢呼登顶珠峰的时刻,我们更应庆幸灾难不曾谋面,因为在没有建立高山救援系统的背景下,任何一次灾难都将是致命的。新西兰、美国、法国等国家,一旦发现有登山者遇险,救援系统就能立马启动,搜救队、气象、通讯、交通等单位通力出击,将全力确保遇险者的生命安全。而我们的条件还不够成熟,目前能做到的只是准备高山急救袋、紧急救护用具,在行动安排上尽可能避免风险等措施。在了解这一情况后,我们就不难理解在这次攀登活动中,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李致新时常告诫队员规范动作的用意。 
    从5月21日指挥部做出李伟文不再冲顶立即下撤的决定,我们再次得到启示,登山不仅要用双脚,更要用头脑,保持高度的理性是每一位登山者所应具备的素质。我们不能忘记历史的教训:2000年5月,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两支利用休假组织起来的业余登山队在青海省玉珠峰相继遇险,5人死亡,一人严重冻伤,而后中国第一位单人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阎庚华下山时丧身暴风雪。血的教训告诉我们,登山要有必备的装备和器材,没有一定的实力,没有坚强的毅力,没有科学的指导,仅凭激情与冒进攀登高山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它(珠穆朗玛峰)在那里,让多少英雄儿女半个世纪来前仆后继,为这“第三女神”竞折腰。想必,只要它在那里,人类攀登的脚步就不会停滞。

 5月21日、22日,2003中国珠峰登山队11人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中央电视台对这次活动跟踪报道。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李致新总结这次活动的特点时说,这次以业余选手为主体、专业队员为保障的攀登珠峰活动,是一次成功的市场运作。主要经费来源由多家企业共同提供。
  它表明中国登山运动走市场化和社会化的路子有了良好的开端。
  这次登珠峰活动花了多少钱呢?登山队后勤总管于良璞4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介绍了这样几组数字:进山人员中,登山队40人,中央电视台80多人,总共120多人。进山人员的登山装备是由奥索卡公司提供的,总价值在100万元人民币以上。搜弧出资120万元人民币,取得冠名和网上报道权。此外,内蒙古蒙西集团、福建泉州寰球鞋服公司、山东阿波罗公司、联想公司、戈尔公司、北京泰来斯达公司等提供钱物总计为一百多万元,每名业余登山队员交费5万元。他说,从登山来说,这次经费支出约300万元人民币。
  于良璞还提到,中央电视台报道这次登顶珠峰活动投入巨大,据说仅添置设备就达几百万元。
  中国是登山大国,雄伟的珠穆朗玛峰坐落在中国和尼泊尔两国边境线上。值此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之际,中国登山协会、中央电视台、西藏体育局联合推出以“2003珠穆朗玛峰”为主题的纪念活动,大获成功,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赞扬说,中国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为国家赢得了荣誉,是体育界的骄傲。
  中国登山队建队近50年的时间里,可以说经历了计划经济和改革开放后的两个阶段。早在1960年,中国登山队从我国的西藏一侧攀登珠穆朗玛峰,王富洲、屈银华、贡布3人实现了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的伟大壮举。
  1975年中国登山队第二次攀登珠峰,并配合科学考察珠峰取得成功,先后9人登顶。参加过这两次登山活动的老一辈登山家王富洲感慨地回忆说,前两次攀登珠峰活动,当时都是政治任务,国家拨款,军队和地方无偿支援。
  1960年正是经济困难时期,国家还专门拿出一笔外汇到国外购置器材装备。登顶成功了,五星红旗第一次在地球之巅高高飘扬,在国内外产生巨大反响。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登山协会与时俱进,积极适应市场经济的新形势,在继续发展高山探险的同时,大力推进群众性登山运动,努力开发登山市场,走社会化发展登山事业的新路子。1988年,中日尼三国登山队员横跨珠穆朗玛峰,其中资金投入日方出大头,中国登山协会出小头,开始显露出高山探险市场化的雏形;近年来,中国登山协会转变职能,一方面对外开放高山,满足国外登山需要,另一方面为满足国内业余登山爱好者的需要,确立“服务、引导、规范”的工作方针。西藏、青海、四川、新疆等地举办登山大会,培训登山爱好者,指导高山探险技术,宣传安全理念。据统计,中国目前有各类登山俱乐部150余家,参加业余登山、攀岩和户外极限运动的人数越来越多。
  纪念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活动圆满结束。李致新说,今后将继续走社会化路子发展登山事业。他们的下一个富有挑战性的任务是:为2008年奥运会火炬传递横跨珠穆朗玛峰进行积极的准备工作。

[[center]][[image1]][[/center]]图为:登山队员进行体能训练[[center]][[image2]][[/center]]图为:登山队员刻苦训练[[center]][[image3]][[/center]][[center]][[image4]][[/center]]图为:登山路线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