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全文 1715 个字,阅读时间预计 3 分钟。

2019年的冬天对于梅县铁汉生态来说有些寒冷,尽管球队很早就开始备战冬训,但带队的并不是帮助球队完成保级的傅博,而是谢育新,彼时梅县铁汉生态还辟谣傅博是在度假放松,但就在2019的最后一天,梅县铁汉生态官方宣布傅博不再担任球队主帅一职,球队也有大规模球员离开,加之此前被爆出俱乐部想转手球队的消息,不仅让人浮想联翩,梅县铁汉生态新赛季的目标还是保级吗?

“地震”,成了 2020
年开年中国足坛的第一个“热词”。在大连万达准备从大连一方队撤资的消息引起中国足坛一番“地震”后,有传闻称另一支北方球队同样有可能遭遇“地震”。如今,南方的一家中甲俱乐部也开始“地震”。此前有“中甲恒大”之称的梅县铁汉队,在今天开出了
1.8 亿元寻求转让。

2018赛季初登中甲联赛赛场的梅县铁汉生态还不太适应,赛季结束后通过附加赛战胜陕西大秦之水才得以继续留在中甲,彼时带领球队完成保级的正是“救火主帅”傅博。这名前国足主教练在率队完成保级后得到了俱乐部的认可,顺理成章的成为梅县铁汉生态的正式主帅。

今天,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了广东华南虎俱乐部 100%
股权转让的公告。根据公告显示,截止到 2019 年 11 月 30
日,广东华南虎俱乐部负债总额为 2.5 亿,2019 年净利润为 -2267.8
万元。广东华南虎俱乐部 100% 股权的挂牌价为 1.8 亿,挂牌时间为 2020 年 1
月 6 日至 2 月 5 日。

在2018赛季末期深知中甲一年级新生梅县铁汉生态在攻防两端仍存在问题,所以傅博着手补强的人员配置在2019赛季不仅让球队在防守端有了很大的改善,在进攻端更立体的打法更是让球队取得了不错的开局。但随着对手对梅县铁汉生态战术打法的深入研究,傅博为球队打造的“边路走廊”逐渐被对手限制,防线上的球员随着联赛不断深入出现的体能问题更是让球队遭遇了更大的打击,面对这种情况傅博做出调整收获的效果又微乎其微,最终球队再次沦落到保级的境地。这或许也是傅博难以继续带领梅县铁汉生态的原因,源于“足球之乡”的梅县铁汉生态想摆脱连年保级的命运,但面对对手限制没有变招的傅博显然已经不是最合适的人员。

2018
年升入中甲联赛的梅县铁汉队,曾经红极一时。当时为了向中超联赛冲击,梅县铁汉队一口气签下了两位前中超金靴——穆里奇和阿洛伊西奥,大手笔的投资也让外界给梅县铁汉队贴上了“中甲恒大”的标签。在
2018 赛季开始阶段,梅县铁汉队的成绩还算稳定,5 胜 4 平 3
负的成绩让他们稳定在积分榜前列。然而当赛季间隙期后,该队成绩大幅下滑。17
场比赛中最后只拿了 12
分,最终位列积分榜倒数第三。好在他们在中甲中乙附加赛中两回合总比分3比2战胜陕西大秦之水队,最终留在了中甲。然而,球队成绩与预期成绩的巨大落差是无法被掩盖的,当赛季结束后,穆里奇也离开了球队。

至于新帅人选,虽然俱乐部没有第一时间发布消息,但笔者认为有很大概率是在球队担任一年领队和青训总监,同时出身梅州的谢育新。谢育新担任主帅将换帅带来的风险降到最低,此前有有过带队经验的谢育新熟知南派足球的风格,这或许能为梅县铁汉生态带来一些新的变化。

展开全文

赛季结束后阿洛伊西奥就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将在下个赛季开启的新的挑战,就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梅县铁汉生态官方宣布球队包括阿洛伊西奥在内的3名外援将全部离队,此外张勇、刘建业、邱盛炯和邓宇彪也将离开球队,如此大规模的离队,梅县铁汉生态势必要在冬窗期有更大的动作。

经过了一个赛季的惊险保级之旅后,梅县铁汉队在 2019
年的成绩虽然不像前一年那样凶险,但也没有得到太大的飞跃,2019
赛季,该队最终位列中甲积分榜第 11
位。两个赛季下来,梅县铁汉队不仅早已没有了初登中甲联赛时一掷千金大手笔引援的气魄,更是在成绩萎靡的同时遭遇了经济问题。据悉,俱乐部上个赛季只发放了队员们两三个月的工资。此后,俱乐部提出“以房抵薪”的方案,但最终被队员们拒绝。

阿洛伊西奥的离开是因为“归化”身份,刚刚加盟球队一个赛季的艾伦和帕苏离队则是作为锋线球员效率太低。艾伦在20次出场中仅收获了8粒进球和4次进攻,帕苏作为替补外援曾在阿洛伊西奥短暂离队的情况下出任首发外援,但其在2019赛季12次出场中仅收获6粒进球,这样的效率也是促使梅县铁汉生态在2019赛季保级的一大原因。在新政出台的情况下,梅县铁汉生态要寻找价格合理、能力尚佳、符合球队技战术打法的外援并不轻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