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杨刚去年10月落马,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至此,这位正处级干部的政治生命戛然而止。

撰文 | 余辉

原标题:政法委书记回老家组织“献鬼”活动!落马官员密集出镜

打网破伞不止,在他落马后,他的老同事,德宏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从品也接受调查。

今天来看云南反腐。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与涉黑涉恶人员串供

12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了名为《腐殇》的纪录片,在这个记录德宏州修复和重构风清气正政治生态的片子中,不少落马官员出镜。

撰文| 余辉

杨刚最初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公安局工作,辗转后勤、治安、警卫、装备财务等部门,调任陇川县后成为县公安局一把手,随后升迁到德宏州公安局任党委委员、副局长。

片子开头,就提到了德宏州落马的四个高官——

今天来看云南反腐。

图片 3

杨跃国、孟必光、刘新光、余麻约。

12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了名为《腐殇》的纪录片,在这个记录德宏州修复和重构风清气正政治生态的片子中,不少落马官员出镜。

其实,2015年8月,德宏州纪委就初核他涉嫌违纪违法问题的线索,2017年9月和2018年2月,又进行了函询。

这些重量级党员干部为所欲为,上演着一幕幕“官场现形记”。节目中提到,在多名“一把手”公然带头腐败的蝴蝶效应下,政商关系大搞利益输送,一些公职人员甘愿被围猎,更有甚者,为黑恶势力摇旗站台,充当黑恶势力和走私团伙的“保护伞”。

片子开头,就提到了德宏州落马的四个高官——

杨刚采取措施对抗组织审查。在通报中,他被指与涉黑涉恶人员串供,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对抗组织审查。收受他人礼金。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干预和插手司法机关执法活动,为涉黑涉恶人员说情打招呼,充当“保护伞”。

“德宏地处边疆。少数党员干部认为边疆‘山高皇帝远’,走上了腐化堕落之路。”

杨跃国、孟必光、刘新光、余麻约。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不仅自己收受贿赂,还长期进行权力寻租和利益输送,安排家人亲属参与商人经营合伙分利润。

身穿看守所衣服出镜

这些重量级党员干部为所欲为,上演着一幕幕“官场现形记”。节目中提到,在多名“一把手”公然带头腐败的蝴蝶效应下,政商关系大搞利益输送,一些公职人员甘愿被围猎,更有甚者,为黑恶势力摇旗站台,充当黑恶势力和走私团伙的“保护伞”。

可怕的是,他还是涉黑涉恶势力的“保护伞”。比如,他利用掌握的权力,干预和插手司法机关执法活动,为涉黑涉恶势力说情打招呼。

政知君注意到,一些已经落马的官员身着看守所的衣服密集出镜,包括:

“德宏地处边疆。少数党员干部认为边疆‘山高皇帝远’,走上了腐化堕落之路。”

众所周知,缅甸有不少非法赌场,不少中国人上当受骗。为此,去年年中,公安部专门在云南召开会议,部署打击整治中缅边境绑架拘禁中国公民专案行动。

余麻约,2018年9月被查

身穿看守所衣服出镜

可是,曾为陇川县公安局局长和德宏州公安局副局长的杨刚,却为涉黑涉恶人员在境外开设经营赌场提供帮助,放松查缉非法出境赌博人员工作力度,帮助涉黑涉恶人员逃避处罚、解冻账本和银行账户……

杨刚,2018年10月被查

政知君注意到,一些已经落马的官员身着看守所的衣服密集出镜,包括:

不仅如此,当地公安机关查处赌博、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木材走私案时,杨刚也上门说情打招呼。当然,涉黑涉恶势力也得给他好处和利益。

杨从品,今年2月被查

余麻约,2018年9月被查

身为公安机关领导,竟与涉黑涉恶势力沆瀣一气,为了肃清杨刚给公安机关带来的恶劣影响,今年3月底,德宏州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通报杨刚充当保护伞的典型案例。

李宏,今年2月被查

杨刚,2018年10月被查

老同事被“摸瓜捋藤”

尹明海,今年4月被查

杨从品,今年2月被查

杨刚落马后,德宏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从品也接受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他是杨刚的同事。

尹庆丰,主动投案

李宏,今年2月被查

图片 4

余麻约,2018年9月被查

尹明海,今年4月被查

与杨刚一样,杨从品也是基层历练,先在瑞丽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任职,2001年到2006年官运亨通,成为瑞丽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局长。之后到德宏州公安局从事老本行,任交警支队政委和支队长,2014年升职为德宏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杨刚,2018年10月被查

尹庆丰,主动投案

杨从品落马,是因为当地对正在查办的重要案件开展专项排查,发现了利益关联,于是“摸瓜捋藤”挖出了背后的“保护伞”。

杨从品,今年2月被查

在节目中,多人自我剖析、忏悔。

如今,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在云南开展督导工作,其中提到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督办重点涉黑涉恶案件保护伞关系网查处情况。

李宏,今年2月被查

比如,余麻约说,“我违纪违法就是从违反纪律的小事开始,收受别人的土特产,一千块、几千块,到最后收受他人的数十万元。自己的思想防线已经垮掉了,到了不能自拔的这种程度了。”

不只下沉到德宏州的督导小组如此要求,在与云南省委第一次工作通报对接会上,中央督导组就指出,要结合云南实际全面起底、排查涉黑涉恶问题线索,要进一步深挖彻查保护伞,对已经打掉的黑恶犯罪案件紧盯不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