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北京时间5月12日,中超联赛第10轮的争夺中,有多场比赛出现了争议的判罚。而第一集团四只球队全部取得平局,也与一些判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2018赛季中国足球顶级职业比赛随着足协杯冠军得主的产生落下了帷幕,经过一整年的数据统计、整理与总结,终于可以为大家带来全面的中超联赛裁判数据分析。作为一名裁判,小编本人深知裁判这项工作的不易,首先要向这群默默付出的奉献者致以最诚挚的敬意!

5月12日,虹口足球场的客队更衣室,大门被重庆斯威的球员踢坏了。为何这么大火气?重庆队葡萄牙籍主帅保罗·本托,在新闻发布会上对申花前锋高迪的进球和本队队长的红牌,满是怨言。而上港同贵州恒丰一役,后卫张卫最后时刻吃到的红牌,感觉有点冤,因为裁判不合时宜的手势,令张卫产生了误解。中超裁判究竟专不专业?这样的抱怨和争议,贯穿了好几个赛季。

领头羊上港与“副班长”贵州的比赛中,替补上场的蔡慧康有一次禁区内的手球,并未判罚点球,贵州球员纷纷示意手球,并向主裁判提出观看回放。主裁判关星并未观看回放,而是通过与视频助理裁判确认后,认定蔡慧康手臂并未张开,不是一粒点球。

(注:本懂球号与微博以及微信公众号“裁判圈”并无任何关系,只是小编起名时一时糊涂,在懂球号使用了这个名字,由于懂球号一旦创建则无法改名,请大家见谅。以下数据均为本懂球号自主统计,如有疏漏,欢迎指正,也请大家多多谅解!)

本托发怒张卫冤枉

如果说关星的这次判罚还算是有理有据,那么比赛最后时刻上港后卫张卫被红牌罚下,则被认为有“钓鱼执法的嫌疑”。第90分钟,张卫因为抽筋到场边接受治疗,贵州在前场进攻,张卫在场边举手示意进场,关星向张卫的方向挥了挥手。然而甫一进场的张卫正好拦截了陈吉的脚下球。陈吉对此表示不满,推了张卫。关星分别向陈吉和张卫出示了一张黄牌。张卫也因为两黄变一红被罚下。关星单手向张卫挥手的动作,被认为是允许其进场的示意,然而张卫却因此被罚下。刚刚获得联赛首次出场机会的张卫,不得不在下一轮遭遇禁赛。

I. 裁判员

本托的抗议,源自高迪为申花踢入的那粒制胜球。他认为这粒进球有越位嫌疑,当时重庆队长向主裁抗议为何不使用视频助理裁判,由于言辞激烈,导致吃到红牌被罚下场。重庆队一名助理教练同时在场边大骂裁判,也被罚下场。“我不是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只是希望在使用视频裁判也好,在判罚方面也好,对所有球队都一视同仁。”赛后,面色不佳的本托说。同时,上港也“中了枪”,他提及上一次来上海同上港的比赛,最后时刻的进球被吹越位,同样遭遇1:2的失利,“因为裁判因素,导致我们球队在上海的两场比赛都以失利告终。”

在周五率先进行的北京国安主场2-2与广州富力战平的比赛中,主裁判王迪的诸多判罚也颇具争议。可以说是他的争议判罚成为了本轮裁判执法的“风向标”。

本年度30轮中超联赛战罢,裁判员总计出示了963张黄牌,与去年的场均4.18张黄牌相比稍有下降;共计出示红牌48张,比上个赛季的红牌总数多了9张。在本赛季执法了五场及以上中超联赛的裁判中,艾堃是出牌率最高的裁判,场均5.2张黄牌;关星和郭宝龙次之,场均4.8张黄牌,而关星同时也是出示红牌最多的裁判,在其执法的10场中超联赛中共有5位球员被红牌罚下。来自天津的林君以及来自长春的石祯禄是场均黄牌数最少的两位裁判,平均每场比赛只有3张黄牌。

而上港在贵州客场的遭遇,实属冤枉。第90分钟,受伤下场治疗后的上港后卫张卫在边线“提前入场”,破坏了贵州恒丰一次进攻机会,被当值主裁出示第二张黄牌罚下。张卫觉得很委屈,他认为,自己当时询问了裁判是否可以入场,但裁判左手向前的动作,让他误认为可以进场,而裁判认为他破坏了贵州队的传中。

当富力的一次禁区内防守过程中,李提香和卢琳在场上皆有着手球动作,王迪有意的漏过,并未进行判罚。倘若国安能够赢得点球,那么比赛的走势,无疑便将极大程度的改变。当扎哈维攻入个人的第二粒入球,助富力将场上比分2-1超出,这个进球也引起国安众将士们的一致不满。御林军的将士们,认为富力队在这个进球的过程里,肖智对门将侯森有着冲撞犯规的嫌疑,应该将进球吹掉。不过,王迪却认为这个球属于合理的冲撞,故而坚持进球有效。国安方面希望能够通过视频裁判的回放,来判断是否存在着犯规动作,但这却也被主裁拒绝。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中超裁判出示红牌的数量相比往年明显增多,在这些执法了五场及以上中超联赛的裁判中,只有张龙在这整个赛季的中超比赛中未曾出示过红牌,这与视频回放技术的应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一些球员隐蔽的蹬踏以及使用过分力量的铲球动作原本很难被当值主裁准确地判断,并且有些裁判本就习惯对那些较为严重的犯规降格处理,但在有了VAR的情况下这些事件正在逐步减少,同时也可以逐渐规范我们球员的防守动作。

本轮联赛,有关裁判的纠纷不绝于耳。国安吐槽富力3次因裁判获利,华夏主帅佩莱格里尼和恒大主帅卡纳瓦罗都在场边冲裁判怒吼……

这两次判罚可以说影响了比赛的结果。赛后,国安俱乐部董事长周金辉在鼓励球队的话语中也透露着对于判罚的无奈:“对于球队在各种不利情况下通过团队努力将比分扳平,而表现出的永不言败、顽强拼搏的职业精神提出表扬。”

图片 2

尊重裁判合情合理

今晚出场的卫冕冠军恒大也遭遇了争议判罚。恒大与华夏幸福的比赛中,第17分钟,恒大打破僵局的进球存在不小的争议:当时郜林在禁区外与任航争抢时,有个从背后撞倒任航的动作,从而获得了传中的机会,助攻高拉特破门。对于此球,华夏幸福球员都认为郜林对任航犯规在先,理应判罚进球无效,不过主裁判石祯禄却坚持认为有效。

2018赛季中超裁判员执法数据统计

对于“飞来横祸”,张卫感到很委屈,“踢了这么多年球,这个规则难道我还不清楚吗?”而在很多人看来,上港俱乐部事后应该向中国足协申诉,撤销这张红牌,“不能把裁判的失误全算到球员的头上。”

第63分钟,替补上场的恒大球员张文钊在禁区内扣球过人时,与任航发生了身体接触后倒地,主裁判判罚了点球。不过华夏球员纷纷抗议,华夏主帅佩工也在场边暴跳如雷。随后主裁判通过观看视频回放取消了点球。这引起了恒大主帅卡纳瓦罗的不满,连续对着主裁判石祯禄摇起了食指。

本赛季共有31名主裁判具有执法中超的资格,但其中仅有20名主裁在中超赛场上亮相,在去年得到了一次执法机会的夏军和吴立迎在今年并没有再继续以主裁判的身份执法中超,之前就已成为中超裁判但未上场执法的唐顺齐、刘林、于波、寇建勋今年依旧没有得到出场机会,本赛季初从中甲升至中超的牛明辉、黄翼、梁財伟、陈钢和刘威也只能担任第四官员或VAR。来自北京足协的傅明在本赛季共执法了17场中超比赛,是所有主裁判中执法中超场次最多的。

从这一张引发误会和争论的“乌龙红牌”也可以看出,国内本土裁判的业务水平确实需要尽快提高。

上港、国安和恒大的比赛因为比赛紧张而激烈,每一个判罚都很可能会影响着冠军的归属,裁判紧张或者偶尔出现的争议判罚还“情有可原”。申花与重庆这两支不是争冠球队的比赛却也没有“躲过”争议判罚。第64分钟,重庆队长吴庆因为抱怨高迪打入的进球有越位嫌疑,提示主裁判王哲观看视频回放,结果王哲向其出示第二张黄牌,两黄变一红被罚下。而申花也因为高迪的进球再度领先,并拿下了3分。

图片 3

然而,在比赛进程中,若将所有脏水都泼到裁判身上,亦不合理。从现场裁判的站位来看,这的确是一粒反越位好球。

以前的比赛因为没有视频助理裁判,所以很多比赛出现了争议的判罚,球员们虽然可以申诉但也无法改变结局。不过随着视频助理裁判制度的到来,很多时候球员和教练们对于争议判罚都有了观看回放的诉求。但是目前足球比赛与网球、篮球等可以有权要求观看回放不同,主裁判现在有权拒绝看回放,如何协调好这些,不让争议判罚再出现是需要继续解决的问题。

2018赛季中超裁判员执法比赛场次统计

事实上,重庆队最终失利,同他们不冷静、不尊重裁判的表现,不无关系。

我们目前共有7位国际级裁判员,这其中除了关星,其他6位本赛季的中超联赛执法都相当出色。马宁、傅明、张雷、沈寅豪为亚足联精英裁判,马宁在本赛季执法的前两场中超比赛中的一些判罚引起了争议,但主要都是与视频回放技术相关的问题,由于VAR在本赛季才刚被引入,赛季初始阶段裁判与VAR需要一定时间的磨合才能适应这种全新的执法方式,刚开始有些失误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失利,就将所有责任推到裁判身上,中超俱乐部这个习惯要不得。即便拥有视频助理裁判,比赛就一定公平公正吗?意甲多支球队就一直在抗议视频助理裁判,认为频繁使用该项并未完善的技术,导致比赛支离破碎。

其之后执法的中超联赛并没有出现任何大的争议,敢下哨、判罚果断,判罚的准确性高,他的执法能力也早已得到了亚足联的认可,在年初就曾一度选派他来执法U23亚洲杯决赛,但因不可抗力因素在赛前临时更换了裁判组,经过一个赛季的高水平执法,马宁在赛季末得到了执法亚冠决赛的机会,也代表着我们中国的裁判团队重回亚洲高水平裁判行列,在毫无瑕疵的完成了决赛的执法任务后,马宁完成了本赛季共第6场亚冠正赛的执法,成为了本赛季执法亚冠联赛场次最多的裁判之一,并且其目前在亚足联精英裁判中的顺位正在稳步提高,几乎可以说是已经进了亚洲前十。相信如果没有社会上如此之大的舆论压力,马宁还是有机会继续蝉联中超金哨的。

诚然,世上没有完美的技术和政策,希望依靠一个技术解决所有问题是不可能实现的。足球裁判因为足球运动的复杂性,成为了世界上最难做的职业之一。但是在足球运动向前发展的时代中,裁判是不可或缺的力量。提升裁判员自身素质,完善视频助理裁判系统,不只在中超赛场,在全世界各大顶级联赛、甚至世界杯上,都是诸多足球人士多年来一直在研究的课题。

傅明是本赛季执法中超联赛场次最多的裁判员,在其执法的17场中超比赛中仅有3至4场出现了较大的争议,感觉他直到赛季中期都还没有完全适应在有VAR的情况下执法,出现了数次只要边裁举越位旗就立即吹哨的情况,破坏了明显的进球机会。但总体来说这个赛季的执法表现还是非常不错的,无论是在国内还是亚冠赛场上都有可圈可点的发挥,如果以后可以在对双方球队的尺度平衡上再下点功夫,以及减少对VAR的依赖就更好了。傅明本赛季执法了2场亚冠小组赛以及1场1/8决赛,执法表现同样非常出色,期待马宁和傅明在明年年初的亚洲杯上能够有出色的发挥。

今年,中超推行视频助理裁判技术,全面加强裁判的学习和提高,并欲引进世界级裁判,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推进联赛更好的发展。
据《新民晚报》

提到张雷,首先要祝贺其获得本年度的中超联赛最佳裁判员的奖项。毫无疑问,张雷本赛季的中超执法是非常出色的,11场比赛中仅有3场稍有争议,并且在联赛最后的8轮比赛中执法了6场,其中不乏关键战役,可见足协对他的重视、信任程度之高。张雷今年年初成功通过了亚足联精英裁判的考核,开始执法亚足联杯的比赛,并在赛季中期赴印度尼西亚执法了2场亚运会男足的比赛,得到了亚足联裁委会高层的认可。但个人认为他对犯规动作的识别能力的进步空间还比较大,执法中甲黑龙江与申鑫的比赛时曾漏掉过一个非常明显的红牌犯规,只是黄牌警告了当事球员,算是一次较为严重的误判了。同时也希望足协在下赛季可以给予张雷更多的执法关键战的机会,多加锻炼一下我们的新晋金哨。

新闻推荐

沈寅豪今年在执法水平上的进步非常明显,除了其执法的前3场中超进入状态较慢、稍有争议之外,其余9场中超联赛的执法表现可以说是近乎完美的,在亚洲赛场上也成功晋升成为了亚足联精英裁判,并且完成了成为国际级裁判后执法国际比赛的首秀,希望他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出现在亚冠赛场上,也希望足协在今后可以选派张雷、沈寅豪等年轻裁判去执法一些执法难度更高的焦点战役,我们的年轻裁判还是需要更多重量级比赛的历练。

中超:国安主场2:2平富力

但不得不提的是,艾堃、关星以及顾春含由于未通过亚足联的考核,暂时无法晋升至精英级,也无法在亚洲范围内执法国际赛事,希望执法能力足够强的艾堃可以得到再次考核的机会,但关星和顾春含的国际级位置恐怕在不久的将来会被更加优秀的年轻裁判顶替。艾堃的执法能力有目共睹,但他在本赛季前1/3的比赛的执法中表现不尽如人意,与去年相比显得没有那么特别出色,好在其之后执法状态有所回升,后6场中超联赛的执法均毫无瑕疵,只可惜最后阶段需要带领年轻裁判赴捷克参加培训,错过了最后5轮的中超联赛执法工作。

□新华社发5月11日晚,在2018赛季中超联赛第10轮比赛中,北京中赫国安队主场以2:2战平广州富力队。图为北京国安队球员于洋在比赛后向富力队球迷致意。…

而今年对于关星来说无疑并不是一个成功的赛季,他在10场中超联赛的执法表现没有达到国际级裁判的要求,在比赛中时常尺度过于宽松,并且经常做出一些令人不知所措的判罚,间接导致比赛逐渐失控,如果下赛季继续保持这样的执法状态的话恐怕FIFA胸徽是带不了多久了。

相关新闻:

顾春含在今年年初由于伤病的原因错过了赛季前1/3的比赛,尽管他在之前的保级大战中做出过非常明显的误判,但足协今年依旧在其伤愈复出之后给了很多机会,其实顾春含执法一般的中超比赛的能力还是有的,这赛季几场都吹的非常不错,但一遇到类似于京津德比这样的焦点战,在执法过程中就容易出现失误,总的来说执法稳定性还需提升。

图片 4

7位现役国际级裁判

本赛季足协对于国家级裁判的信任程度依旧不减,但非常遗憾的是,除了王迪和王哲,小编实在是无法想到还有哪位国家级裁判今年的执法表现是可以称得上优秀的。

王迪虽然之前引起过不小的争议,但说他的执法能力属于亚洲精英级别真的一点都不为过,王迪本赛季共执法了16场中超联赛,执法场次仅次于傅明,在中超联赛的执法中发挥出了较高的水平;王哲目前是现役裁判员中执法中超联赛场次最多的,从2008年至今共执法了121场中超联赛,是中超裁判界当之无愧的传奇,他的执法虽然有些老一辈裁判的传统,哨不是特别严,但对于犯规动作的识别能力强,误判、漏判、错判较少,今年执法的14场中超联赛几乎没有太大争议。

至于其他几位国家级裁判,就不一一点评了,发挥如何大家也都有目共睹,相信足协裁判委员会在赛季后半程也意识到了一些裁判的执法能力无法达到中超联赛的要求,比如从第11轮开始就再也没有执法过中超,并且吹了整整剩余半个赛季预备队联赛的黑晓虎以及20、21轮过后就未再执法中超的林君、张龙和赵治治。

此外,来自北京的马力本赛季的执法表现也不如上个赛季那么出色,由于在两至三场比赛中执法尺度过于宽松,再加上几次漏判以及对犯规动作的降格处罚,并未有效地控制比赛局面,间接导致了一些球员间的冲突的产生,马力自从第18轮后也没有再以主裁判的身份出现在中超赛场上,本赛季最终执法的中甲和中乙比赛的场次比执法的中超数量还要多出一场。

图片 5

本赛季以主裁身份执法中超的12位国家级裁判员(共13位,随后介绍年轻裁判金京元)

图片 6

3位执法百场以上中超联赛的现役裁判员:王哲,黄烨军,马宁(图片摘自微信公众号“裁判圈”)

接下来与大家探讨几个问题,首先是对于赛季最佳裁判的评选标准。众所周知,本年度的金哨是来自大连的张雷,黄烨军和傅明分获银哨和铜哨,小编在得知这一消息的第一时间的反应是非常震惊的,因为据本人一年时间的观察,心中的赛季最佳裁判排名与最终官方的排名出入非常之大,因此非常希望可以了解一下最佳裁判究竟是如何被评出来的。

关于这个问题,微信公众号“鹰眼看裁判翘楚版”有篇文章已经分析的非常清楚了,但小编还是不禁要问,评选最佳裁判的参考指标由裁判员的跑动距离、执法场次的净比赛时间、VAR的使用次数、裁判监督打分以及媒体评分组成,真的合理吗?为什么执法了亚冠决赛的马宁连最后的三人名单都进不去?为什么在中超执法表现出色的沈寅豪、王迪、王哲在评选中也都相继落败?小编个人认为,对于一位裁判的评分主要还是要参考他的判罚准确度,而非这些令人感到非常无厘头的评判标准。

其次,同样令人不解的还有裁判员的执法场次的问题。之前就提到过,我们一共有31位中超裁判员,其中却只有20位获得了执法中超的机会,那请问,将那么多中甲裁判提到中超是为了什么?不断增加中超裁判员的数量又是为了什么?

五大联赛中,英超、西甲以及意甲均为每轮10场比赛,英超联赛的第四官员也是由英超主裁担任,西甲和意甲需要裁判员担任VAR,而这三个联赛中裁判员的数量分别为17位、20位、21位,德甲的裁判数量相对较多,有26位,而我们中超联赛每轮只有8场比赛,却有31位裁判,请问这个裁判数量是否有些过剩了?

足协决定要扩大裁判员的基数,这点小编完全赞同,但裁判扩军和球队数量扩军的道理其实是相似的,首先要增加青少年裁判以及业余裁判、低级别裁判的数量,其次才是中冠、中乙裁判的数量,这样一来就会有更多有潜力的裁判可以脱颖而出,进入到职业联赛的裁判阵营中。职业联赛,也就是中乙、中甲、中超,需要的不是裁判员数量的大幅增长,而是质的增长。

个人认为:顶级联赛的裁判数量,控制在20至25位之间是最为合理的,视频助理裁判必须由中超裁判员来担任,而一些执法难度较小的中超场次的第四官员以及预备队联赛主裁可以从中甲裁判中选派。

实话实说,我们现在的中超裁判阵营中仅有10位左右的执法水平是真正属于中超这个级别的,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不断地增加顶级联赛裁判的数量,而是要大力培养年轻裁判,在新一代的裁判中选出能力出众的,更不能将年轻裁判提拔到中超裁判阵营之后却不给任何机会,只让他们在中超比赛中担任第四官员或VAR,亦或是执法中超预备队的比赛,难道一个赛季下来执法20多场预备队联赛的锻炼意义比执法十几场中甲联赛还要大吗?

看看其他亚洲、欧洲国家的年轻裁判的执法数据,有些裁判不到30岁就已经开始执法顶级联赛,甚至已经晋升为国际级,而我们的年轻裁判呢?29岁的金京元两年执法两场中超,30岁的唐顺齐升至中超两年还未执法过任意一场比赛,上赛季的中甲金哨牛明辉以及32岁的黄翼在赛季初成为中超裁判后也未得到任何机会,而林君、赵治治、张龙以及黑晓虎在中超联赛的执法中做出过数不清的误判却还能安稳的执法中超,请问这种情况还需持续到什么时候?难道要等到我们的年轻裁判年龄逐渐增大,接近申报亚足联精英裁判的年龄限制了才给他们执法中超的机会吗?

而在国际级裁判的申报上,出现的问题则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