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2019第三届恒大杯国际足球冠军赛B组小组赛全部结束,马竞7分排名第一,克鲁塞罗5分、鹿岛鹿角2分、河北华夏幸福1分。虽然两战欧美豪门1平1负、表现可圈可点,但鹿岛鹿角青训教练高岛雄大仍表示十分担心中国足球超过日本。

「技术官僚」

图片 1

中国青训在“潍坊杯”集体翻车了。三轮小组赛毕,受邀的3支国内球队里2支三战三败,0分垫底出局,其中河北华夏幸福U19曾1-10
巴西桑托斯。原本计划参赛的的U18国青甚至没出现在赛场,5月份的“熊猫杯”垫底出局后,U18国青就接连退出了两个国内青年赛事,国安杯和潍坊杯。

去年恒大杯,高岛雄大作为鹿岛U17主教练,他曾说过:“日本球员是不如中国球员有侵略性和冲击力,但中国球员对待足球的态度不认真。”

输球并不可怕,青年赛事更重要的意义是提供一个平台,让国内球队与国外高水平球队过招,知晓差距,学习成功经验。这个过程中,国外球队展示的不仅是场上实力,还包括足球文化,足球理念。他们不仅是我们的对手,还是我们观察先进球队的活体案例。

今年面对中国媒体采访,高岛雄大说:“今年有点变化,同组的华夏就很有不放弃精神,这在以前的中国很少见,中国足球应该是有进步了。”

比如,鹿岛鹿角助理教练柳泽敦就在接受“鲁能青训”采访时说,现在的中国足球不及他做队员时的那个年代。他还说,如果球员目光只停留在国内,那是一开始就给自己设立了天花板;金元足球没问题,但重要的是如何让重金引进的大牌外援为中国足球留下点什么……而他关爱一个在鹿岛鹿角留洋的中国球员的方式是,每天多教他一个日语词汇。

对于参加恒大杯的鹿岛球员,高岛雄大介绍:“鹿岛这个年龄段日本前十,但球员个体水平其实在日本很普通,我只能说希望他们踢上职业吧。”

图片 2
展开剩余86%

比较中日青训,高岛雄大很有忧患意识:“日本现在是领先中国,但中国世界级外援很多,这些明星会让中国球员学到职业素质和技术能力,长此以往中国足球如果说不能进步,我是不信的。”

1

“所以,日本足球从高层到我这样的基层教练员,都感受到了危机感。中国足球投入是我们没法比的,这样的邻居让人害怕,我很担心被中国超越,未来5-10年谁也不知道会怎样,只能更加努力用新人,现在日本国家队森保一教练就做得很好。”

柳泽敦是鹿岛鹿角名宿,司职主力前锋,还曾留洋意甲,他也是日本国家队队员,参加过2002和2006两届世界杯。柳泽敦是职业球员转职教练的典型,这段转型的经历给了他更多元的视角,让他可以以日本足球为映照,洞穿中国足球的问题所在。

柳泽敦的认知是以日本足球的真实发展为基础的。他说,如果以鹿岛鹿角俱乐部为圆心,以10公里为半径画一个圆,你会看到一半是海水,剩下一半才有人住。但就是这么个地方培养出了亚冠冠军,因为他们摸索出了经验,要靠成功的青训吸引人才。

鹿岛鹿角是日本老牌豪门,是亚冠冠军球队,但鹿岛鹿角所在地并非豪华大都市,而是茨城县鹿岛市。茨城县连年被评为“全日本最没有吸引力的地方”。但鹿岛鹿角拥有强大的青训实力。俱乐部拥有三个青训基地,共3000多名学员,年龄从小学到高中不等,学员不住在基地,放学后到俱乐部集训,毕业后表现好的可以进一线队,其他人继续上大学。日本著名国脚柴崎岳,就是鹿岛鹿角青训出品。

青训体现了日本足球的专业,大批球员留洋海外则体现了日本足球的见识。柳泽敦曾在意甲球队桑普多利亚踢球,他选择留洋的原因是他认为,如果只把目光放在日本国内的话,其实是一开始就给自己设立了天花板。而且,对一个球员来说,留洋不仅能学到足球层面的知识,还能让足球以外的东西也得到成长。

图片 3

2

这本质上是一种思辨力和行动力,而且这种思辨力和行动力是成体系的。柳泽敦说,他是鹿岛鹿角培养出来的,在执教的过程中会把鹿岛鹿角的理念继续传承下去。

去年,我们在参加另一个青少年邀请赛的时候,鹿岛鹿角的青训总监高岛雄大说了类似的话。他说,“日本足球在发展过程中,既然目标定了就会一直按照这个方向做下去,中途可能会遇到问题,那就把问题修正回来。就像小树一样,如果长歪了,我们得修正它,不能把它拔了,再换个地方重新种。”

此次潍坊杯,高岛雄大也是教练组一员。而在参赛前,高岛雄大还说,他充满了危机感,害怕很快被中国足球超越。日本人的思辨精神几乎体现在任何地方,最新刷屏的NHK纪录片《罗斯托夫的14秒》就是很好的例证。

3

柳敦泽还谈到了中国的金元足球。他说,既然中国花大钱引进了这些球员,就应该从他们身上汲取一些有用的东西,变成真正属于中国足球自己的东西,就像当年济科改变鹿岛鹿角一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