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姚明牵头的中职联与中国篮协第二次谈判崩盘的消息,可谓甚嚣尘上。其中涉及到股权、商务权分配两点核心诉求,均遭遇篮协强硬回绝。那么,双方的主要矛盾到底在哪里,又该如何解决?中职联公司发言人张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了内心的想法。

图片 1

图片 2

“改革是希望,改革的动力不仅是联赛组织水平要提高,更重要的是给如今步履维艰的俱乐部信心及生存发展的空间。我们也认可中国篮协的绝对主导地位,但双方应该寻求一个能够平衡所有俱乐部的利益之道。大家要站在篮球改革的高度上思考问题。”

篮协向CBA公司转让30%股权 仅售858万太实惠

改革 CBA改革两套方案出台

青年报记者 张逸麟 实习生 周阳

如此一来,CBA每支球队的持股份额从公司成立时的3.5%将增至如今的5%,CBA公司也就此顺利实现国退民进。而在股权全部让渡出来后,中国篮协将对CBA联赛承担监督职责,并陆续将CBA的竞赛组织权也移交给CBA公司。毫无疑问,通过此番让渡股权,中国篮协为包括中超在内的中国职业体育联赛改革树立了一个标杆,也充分展现出了新一届中国篮协勇于自我改革的决心和诚意。

信 兰成在会上特别强调了CBA联赛的“管办分离”,他表示,中国篮协推进改革的决心从未有过变化,CBA联赛的管理模式,必须实现机构和人员专业化,实现管办分离,实现政府监督、协会管理、公司运营。不过在改革过程中,必须要注意避免出现CBA联赛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必须坚持在体育总局和行业主管部门的领导 和主导下推进改革。

连年亏损 前景渺茫

目前CBA公司已经敲定了基本的运营架构,大体分为竞技管理部和商务开发运营部。即,在董事会的领导下,CBA公司将实行双总经理负责制。一位总经理负责主管联赛竞技层面的运营工作,另一位总经理则负责联赛商务开发运营工作。据体育大生意反复核实,此前坊间一直风传的两位总经理人选如今已经被正式敲定,而一位在业内地位尊崇的大咖也将在未来受邀出任CBA董事会顾问。此外,CBA公司将落户首钢体育大厦的风闻也在这次临时董事会上获得确认。

对于改革,篮协方面给出了两套改革方案。第一套方案的规划中,中国篮协作为发起人,成立由中国篮协和俱乐部共同 入股的CBA公司,中国篮协占30%股份,其它20家俱乐部均占3.5%,合计70%股份。中国篮协将联赛商务权、赛事推广权授权给CBA公司,由CBA 公司全权决定联赛商务开发和赛事推广事宜。待时机成熟时,由中国篮协将竞赛组织等办赛权授权给CBA公司。

“目前几乎所有俱乐部都处于亏损状态,我们的要求很简单,起码达到少亏损的状态,并且能够尊重俱乐部的要求,提供一个让投资人看到篮球发展前景的环境。”

CBA公司股权实现国退民进、业内大咖纷纷加盟、办公地点顺利落户京西体育新地标……毫无疑问,CBA公司实体化此番迎来了里程碑式的进步。但回想起来,这一步来的殊为不易。CBA成立23年来,其间曾数次释放改革信号又几次遭遇覆灭,多少仁人志士面对体制高墙只能扼腕叹息。且不说,1998年底CBA七支球队组建的“职业联盟筹委会”仅维持两个月就宣告解散,2005年李元伟推出的“北极星计划”又因北京奥运会备战而被迫搁浅,就在一年前,姚明带领十八家俱乐部与篮协对话尚且处处受阻。好在,此后国家自上而下大力倡导体育体制改革,谋求协会实体化、去行政化,峰回路转之下,姚明应运出任篮协主席,而李元伟等几代改革家的遗憾也终于在姚明任内得到些许慰藉。

第二套方案则是CBA的参赛俱乐部与中国篮协和有关方面一起,组建CBA职业联盟,在职业联盟的框架下成立商务和赛事运营公司。篮协称,这套方案目前的实施条件不尽成熟,可能还会遇到一些政策、法律层面的壁垒,如何推进仍需要更深一步讨论。

CBA20家俱乐部每年投入少则三四千万,多则上亿,收入主要包括篮协分红、冠名、票务等。尽管每家俱乐部的实际情况不尽相同,但平均每支俱乐部每年也要亏损1500万左右,这还不包括球队赛季罚单的支出。据悉,2015-2016赛季,20家俱乐部的总投入已达到14亿元,平均每家俱乐部的投入大约在7000万元左右,但实际收入却只有3000万。

遍观在中国改革往事,几乎所有领域都会呈现出“国退民进”的大趋势。而从CBA公司酝酿成立时起,所有人也都明白,在公司中占股30%的中国篮协迟早要逐步让渡出股权。比如,按照此前的设想,CBA联赛每次扩军,新军都可以从篮协手中购买一定份额的股权。但谁也没想到,中国篮协此番却决定一次性将所持有的CBA公司30%股权全部转让给CBA二十家球队,而且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了858万的转让费。在诧异之余,你不得不钦佩新一届中国篮协领导锐意改革的决心和诚意。

篮协下药欲合并中职联

俱乐部的亏损到底有多严重,据不完全统计,CBA近20年,“平均每个俱乐部累计亏损超过1.5亿元。”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此前中国篮协为了加速推动CBA改革而专门向上级递交了《中国篮协加快CBA改革的方案》并获得批准。在该方案中,股权转让的这一价格也已经标明。随后,中国篮协才按照方案召开临时董事会并表决通过了CBA公司股权转让规定。从这个意义出发,这彰显出中国篮协愿意充分尊重市场规律、推进CBA彻底管办分离的决心。

改革中,自然不能缺少涉及中职联方面的内容,此前双方已经沟通过数次,但都未能就商业开发权益达成共识,因此篮协对于中职联的定位也让人关注。

众所周知,CBA球队投资人分为国企和私人两种,现有宏观经济形势下,“国企经营问题层出不穷,日子也不好过”。私人投资方,今年联赛新晋冠军四川队和CBA屡次惊现大手笔的新疆队,尽管老板们对篮球有一片狂热之心,但长期的巨额亏损,也会让球队“吃不消”。四川老板自2009年以来,投资球队近3亿,并花费1亿元人民币修建了西南地区最为专业的NBA级级别的篮球训练基地。不久前落幕的15-16赛季,四川投入超过6000万,新疆投入更是超过1亿。

当中国篮协此番决定将所持有的CBA公司30%股权以858万转让给CBA二十家球队时,很多CBA投资人的思绪瞬间就闪回到2016年1月姚明带领十八家俱乐部成立中职联篮球俱乐部(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职联公司”)的往事。在某种意义上,篮协让出股权后的CBA公司完全符合姚明当初规划中职联公司时的蓝图,但遗憾的是,在2016年,CBA管办分离愣是绕了一个大弯子。

在 篮协的第一套改革方案中,中国篮协经与中职联篮球俱乐部(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稠州和山西汾酒俱乐部等多方协商,建议授权北京中篮巨人广告中心(中国 篮协下属独资企业)与中职联公司合并,浙江稠州和山西汾酒两家俱乐部出资入股一并加入,完成对公司的重组,重组后的公司更名为中职篮联赛(北京)有限责任 公司(简称CBA联赛公司)。在此基础上,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选举董事会、监事会、董事长、总经理。与此同时,今后联赛收入的90%以上,将用于竞赛 和分担俱乐部成本,中国篮协将应获按股分红部分也投入到联赛中,仅从授权费中提取5%,作为支持女子篮球发展经费。

有着“中国库班”称号的前山西投资人王兴江,感受颇深,痴迷于篮球的他,最终因亏损压力,卖掉球队。“CBA一年一年没进步,外援实力越来越高,国内球员水平越来越低。经营山西这些年,亏损严重,一共大约亏损了1.5亿人民币左右,“最近三五年球市越来越好,球票收益增加,但还是收不回本。”

自2005年中国篮协与盈方签下7+5形式的12年商务推广运营合作协议后,CBA大多数商务开发权益都已打包交给了盈方进行集中开发,而各队手中的商务开发权仅剩六项,并且除了球队冠名权外,其余五项纯属鸡肋。在球队连年亏损后,姚明曾希望带领所有俱乐部成立一家商务推广运营公司,在新的商务周期内直接接管CBA联赛的商务运营权。在公司的规划蓝图中,所有二十支球队均分股权。经过姚明运作,CBA二十支球队中有十八支同意组建中职联公司,每家占股5.56%并推举姚明出任董事长。

很明显,虽然篮协做出了一些让步,但仍与中职联之前的诉求有很大出入。按照篮协的一贯做法,近期也很难真的做到管办分离。CBA联赛是不是真的能交给市场来运作目前尚不好说,不过篮协依然有最大的发言权。

曾有CBA投资人戏称,现今的联赛是搭戏台的和在边上卖茶的都赚得盆满钵满,唯独戏台上唱戏的却连年亏损。以姚明为首的中职联俱乐部们如此坚定决心地要改革,也就不足为奇了。

中职联公司在2016年1月份成立后明确表示,希望能在2017年获得CBA新一周期下的商务运营权,但几次与篮协谈判均没有结果。中国篮协则随即在2016年2月宣布要成立由中国篮协和CBA二十支球队共同成立的CBA公司。据了解,这一方案其实早在2013年就已经由CBA联赛委员会审议通过,但上报体育总局后一直没有获得批示,直到姚明率领十八家球队“揭竿起义”后才获得批准。

回应 中职联认同篮协主导地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