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4月19日下午,姚明与中国篮协的第二次谈判失望而归。由18家篮球俱乐部发起组建的中职联公司重申了此前的两点诉求,即中职联整体加入CBA公司、CBA公司授予中职联商务权,篮协代表此次态度明确地表示:均不予接受。

篮协在本次会议上对CBA改革提出两套方案,称经与中职联等多方沟通后,建议授权篮协下属企业中篮巨人广告中心与中职联合并,浙江、山西两家俱乐部出资入股完成对公司的重组,在此基础上更名为CBA联赛公司负责CBA运营。

改革 CBA改革两套方案出台

4月20日中午,姚明在一个小范围的媒体会上表示,“我们希望在中国篮协的主导和引领下,共同推动CBA联赛的改革,但这个愿望暂时看来是难以实现了。”

对于篮协在会上提出的两套改革方案,中职联公司也积极做出了回应,称中职联一直认可篮协在改革中的主导地位,本次改革方案为中职联与篮协的进一步沟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信 兰成在会上特别强调了CBA联赛的“管办分离”,他表示,中国篮协推进改革的决心从未有过变化,CBA联赛的管理模式,必须实现机构和人员专业化,实现管办分离,实现政府监督、协会管理、公司运营。不过在改革过程中,必须要注意避免出现CBA联赛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必须坚持在体育总局和行业主管部门的领导 和主导下推进改革。

“我们第二次沟通提出的两点诉求,在第一次沟通达成五点共识当天也提出来了,但目前来看障碍很大。”姚明的神情跟4月19日沟通会后一样凝重,“我认为,按照篮协推行的公司化方案成立的CBA公司,只不过是把现行的体制包装上了公司化的外壳。我不会同意加入这样的CBA公司。同时,我相信中职联中也有俱乐部持有和我同样看法。”

以下为中职联具体回应:

对于改革,篮协方面给出了两套改革方案。第一套方案的规划中,中国篮协作为发起人,成立由中国篮协和俱乐部共同 入股的CBA公司,中国篮协占30%股份,其它20家俱乐部均占3.5%,合计70%股份。中国篮协将联赛商务权、赛事推广权授权给CBA公司,由CBA 公司全权决定联赛商务开发和赛事推广事宜。待时机成熟时,由中国篮协将竞赛组织等办赛权授权给CBA公司。

4月7日,姚明代表其牵头的中职联公司与中国篮协谈判,三个小时的沟通后,双方达成多个共识,虽然在最关键的CBA联赛公司架构这点上并未取得突破。但当时篮协的态度较为开放,表示在体育总局批复的方案框架之下可以有商谈空间,这让中职联看到了希望。

中职联:中国篮协今天提出的两套方案,与篮协之前会谈时所持的立场观点,有了较大的变化。这为中职联与中国篮协的进一步沟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中职联一直认可中国篮协在CBA联赛改革当中的领导和主导地位,接下来中职联会继续为改革献言献策,努力推进各项改革措施落到实处。

第二套方案则是CBA的参赛俱乐部与中国篮协和有关方面一起,组建CBA职业联盟,在职业联盟的框架下成立商务和赛事运营公司。篮协称,这套方案目前的实施条件不尽成熟,可能还会遇到一些政策、法律层面的壁垒,如何推进仍需要更深一步讨论。

12天后,这个希望被浇灭。在4月19日的第二次沟通会上,中职联提出的整体加入CBA公司和CBA公司授予中职联商务权的诉求均被篮协拒绝。

篮协下药欲合并中职联

相比第一次沟通,篮协在第二次沟通时态度坚决:第一,只有20家俱乐部均加入中职联公司,篮协才有可能考虑中职联公司的诉求;第二,篮协必须坚决执行总局批复的成立CBA公司的联赛改革方案,中职联方面无权提出修改或补充意见。

改革中,自然不能缺少涉及中职联方面的内容,此前双方已经沟通过数次,但都未能就商业开发权益达成共识,因此篮协对于中职联的定位也让人关注。

中职联方面人士对财新记者回应称,鉴于篮协所表达的意见,双方已失去继续沟通的基础。本轮沟通结束之后,双方没有再商议下次沟通的时间。

在 篮协的第一套改革方案中,中国篮协经与中职联篮球俱乐部(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稠州和山西汾酒俱乐部等多方协商,建议授权北京中篮巨人广告中心(中国 篮协下属独资企业)与中职联公司合并,浙江稠州和山西汾酒两家俱乐部出资入股一并加入,完成对公司的重组,重组后的公司更名为中职篮联赛(北京)有限责任 公司(简称CBA联赛公司)。在此基础上,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选举董事会、监事会、董事长、总经理。与此同时,今后联赛收入的90%以上,将用于竞赛 和分担俱乐部成本,中国篮协将应获按股分红部分也投入到联赛中,仅从授权费中提取5%,作为支持女子篮球发展经费。

下一步,中职联公司面临两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一是下周篮协组织召开的俱乐部投资人会议,会上将成立CBA公司筹备组,在新赛季开始前完成公司组建;二是中国篮协此前一直和盈方中国就CBA联赛展开商务合作,双方商务合约将在2017年5月到期,所以新的商务合同必须在2016年年内确定,中职联若想成为商务招标主体,就要得到篮协授予的商务开发权。留给中职联的时间已经不多,而且商务合同一般五年一签。姚明表示,“谈判的窗口期很重要,如果窗口期过了就很难继续谈了。”

相关文章